刑事辩护logo

吴立峰律师:186-4592-2579

李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二审辩护词

时间:2018-12-19 13:59:38

李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二审辩护词

 李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黑龙江东旭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某的委托,指派刘克友律师担任其辩护人。现辩护人结合本案事实及法律,发表无罪辩护意见:

一、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李某有能力支付而拒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其行为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属于事实认定错误。

首先,李某不符合有能力支付的客观实际,相反恰恰是因为甲方某县公司的违法及违约行为才导致其没有能力支付工人工资。

    1、由于甲方某县公司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要求由李某垫资施工,是导致李某没有能力支付工资的直接原因。《黑龙江省建设工程造价管理规定》第13条、17条、18条和29条、30条强制性规定,该规定不得由施工单位垫资,事实上被告人是垫资1000万施工;规定是必须向施工单位支付25%的工程预付款,但某县公司一分钱也没有支付;规定是按施工进度每月发放进度款,事实是工程于2015年7月15日开工,某县公司直至9月20日才将现金170万拨付到位,在此期间的工程款全部由李某垫付;按照规定工程款应当是货币支付,某县公司却将作价500多万元的房屋抵账,因房屋无法变现,是造成工资支付不能的重要原因。《黑龙江省建设工程造价管理规定》之所做出这样强制性规定,就是为了防止垫资施工行为发生,从而有效避免拖欠工资等各种矛盾,促进社会稳定。如果某县公司能够按该规定支付工程预付款和工程进度款,或不以房抵账,决不可能发生拖欠工资的情况,因此不能发放工资的责任在甲方某县公司。

2、由于甲方某县公司的违约行为,是导致工人开不出工资的重要原因。合同中双方约定:第一阶段施工工期完成后,甲方拨给乙方现金320万元,以房抵工程款500万元。”截止工程停工,乙方即将完成第一施工阶段,甲方只给付现金170万元,至于抵账房屋,首先从卷宗来看,没有证据能够证实李某完全接收了价值500万元的房屋。即使李某接收了抵账房屋,房屋价值是否能达到500万只是一个意向性的估价,没有经过评估鉴定最终确定价格。即使李某接收的房屋价值有500万,也是“五证”不全的房屋,根本无法办理更名过户手续。根据合同约定,其交付给李某的应当是手续齐全且能办理更名过户的房屋。如果房屋手续齐全,李某就能用这些抵账房屋办理抵押贷款,能完全解决工人工资的发放问题。因此,是因为甲方的现金不能足额及时到位,所交付的房屋手续不全等违约行为,才导致工人开不出工资。

其次,李某不存在拒不支付工资的主观意图,皆因资金无法周转造成。

韩春付及南军等证人证言可以证实,李某将170万的工程款大部分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只有少部分款项用于偿还工程所欠的材料款,不存在拒绝支付工资的行为。甲方拨付的170万元工程款,仅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就杯水车薪,况且李某还要面临偿还工程所欠的材料款的现实困难,材料款不到位工程将被迫停工,甲方便不会支付工程款,工人更无法拿到工资。即便有部分未用于支付工人工资,也决非出于李某本意,皆因资金周转不开所致。因此,一审法院根据李某收到的工程款没有全部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就尽而认定是有能力支付而拒绝支付工人工资,显然是事实认定错误,李某显然不符合有能力支付但拒绝支付的主客观要件。

《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规定:“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是指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行为。”

某县县劳动监察局虽然责令在三日内支付,但却没有给予李某充分的筹集资金时间。在这三日内,李某游走和奔波于各个部门取笔录,根本没有给其充分的时间和机关筹集资金。

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对法条原文进行了扩张解释”,曲解原意。一审法院适用《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

的解释》第二条第四项,即以其他方法逃避支付劳动报酬的,来认定被告人李某构成犯罪显然错误。从公诉机关出示的全部案证据来看,李某即不存在隐匿财产、逃跑等逃避支付工资的情形,也没有证据能够证实存在其它拒不支付工资报酬的情形。一审法院在没有证据能够证实存在法定情形的情况下,适用法条的兜底条款做出有罪判决,对法条随意做出扩大解释,搞有罪推定。不符合定罪量刑要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更不符合刑法疑罪从无和刑法的谦抑性原则。

三、本案缺少认定李某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直接证据。

1、工程造价结果应是认定本案的最重要证据,如果工程造价结果高于730万,显然是甲方某县公司违约在先,其应当承担继续支付工程款的违约责任,因此也就不存在李某拖欠工人工资这一说。目前工程造价正由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至今没有结果。在工程造价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在没有确定是甲方某县公司违约还是李某违约的前提下,一审法院直接对李某做出有罪判决显然证据不足。

2、现有证据无法证实所欠工人工资具体数额。李某出具的75万元欠薪协议也是意向性的协议。至于具体数额是否是75万?欠南军和路关生的是工程款还是工人工资?是否是工程完工后结算工人工资?是否应由南军和路关生对手下工人开工资?以上事实只有证人证言证明,没有任何书面材料能够证实以上事实。

综上所述,该案是一起因农民工讨薪上访事件而引起,是在某县县政府的高度关注和指示下,在某县县公安机关在行政机关没有移交案件的情况下提前介入而形成的刑事案件。辩护人认为,欠薪仅仅为欠债,是否支付劳动报酬本质上是民事行为,应受民法及劳动合同法调整,没有必要将其上升为刑事犯罪,一审法院做出有罪判决证据不足,应当判处被告人李某无罪。

 

              辩护人: 刘克友

            年   月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