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logo

吴立峰律师:186-4592-2579

辩护词-谢某的行为不构成猥亵儿童罪

时间:2018-12-19 13:57:55

辩护词-谢某的行为不构成猥亵儿童罪

 二审辩护词

——谢某的行为不构成猥亵儿童罪

审判长、审判员: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无法得出谢某犯猥亵儿童罪之结论。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一审程序违法。

一审经历两次开庭,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又补充收集新证据后又开庭,没有法律依据,这种程序倒流不应当被允许!被告人最后陈述就意味着法庭审理的结束。《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即(一)有罪判决;(二)无罪判决;(三)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也就是说,在被告人已做最后陈述,法院宣布休庭后,公诉人不得再补充提交新证据,法庭应根据庭审中的证据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如果证据不足,要么作出无罪判决,要么就由检察院撤诉,因此程序违法。

二、一审采信李某和刘某两位关键证人证言错误。

    1、被害人叔叔李某和其奶奶刘某两位关键证人的证言相互矛盾。

矛盾一、关于孩子回到奶妈家里又跑到外面,是谁给找回来的这一事实,其奶奶刘某称:“李某不想活了就跑出去了,我就出去找孩子,过了一会在我家柴草垛找到了李某。”而其叔叔李某称:“我问李某咋了,她也不说,就是一直哭,哭着从家里跑出去了,我去把孩子接回来的。”这一重要事实两人证言全矛盾。

矛盾二、关于是谁带李某报警这一事实。其奶奶刘某称:“我和李某又坐出租车回到了克山县水果站东的平房。”而其叔叔李某称:“我和我妈就带着李某回克山县里报案去了。”也就是说,关于是谁带孩子来报警的这一事两人证言完全矛盾。根据出租车司机周玉波的证言,是他把李某和她奶奶拉到克山的,其叔叔李某根本就没来克山,根本就没带被害人报警。

矛盾三、关于李某回到奶奶家什么时候说的她被人摸阴部这一事实。其奶奶刘某称:“李某回到家里象疯了似的,并且哭着和我说,她让一个老头给摸了,我就问李某让谁给摸了,李某和我说她让老石头给摸了,李某说不想活了就跑出去了。”而其叔叔李某称:“开始我问李某咋了,她也不说,就是一直哭,还哭着从家里跑出去了,我去把孩子追回来的,后来她和我们说邻居老石头摸她了。”小女孩什么时候说被摸的,两人完全矛盾。

两位关键证人在以上三个重要事实的证言完全矛盾

2、两人同时做了虚假证言。关于被害人是什么时候拨打的110报警的,其奶奶刘某称:“李某跟我说她报警了,其叔叔李某称:“她说她已经打电话报警了。”也就是说,两人均证实,李某在回奶妈家之前就报警了,在此事实上两人协调一致说了慌话,理由为:李某在回到奶奶家之前根本就没有报警。李某拨打110的时间分别为当天的12点42分和12点44分,受案登记表显示,到派出所报案的时间为12点50分,也就是说,李某和奶奶刘某在到派出所报案的前6分种和前8分钟拨打了110,这就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李某拨打110的时间段要么在出租车上,要么在去派出所报案的途中,绝不是在到家之间拨打的110,第二,李某拨打110期间,其奶妈在她身边。

3、事发后,其叔叔李某根本就没有见到李某。理由是,通过时间来推算,李某回到奶奶家时,当时李某根本就没在家。当天上午,李某曾三次电话叫出租车,第三次拨打电话的时间为11点01分,结合出租车司机的证言印证,此后他们出发,按照大约30分钟的里程计算,李某大约是11点30左右到的奶奶家,李某打电话叫出租车回克山的时间为11点57分,此后李某和她奶奶坐出租车回克山,也就是说,李某在奶奶家的时间大约为11点30分到11点57分之间(此时间和与出租车司机的证言证实过了20分钟左右去接她完全吻合)。李某在家期间,也就是11点45分,李某却给李某打了个电话,11点52分李某又给李某回了个电话,也就是说,李某在家这20分钟左右时间里,他们通了两次电话,由此推断,李某当时根本就没有在家,也压根就没有见到李某,其证言均是编造的。

综上,两位关键证人的证言在关键细节上完全矛盾,然而在说慌上又完全一致,这让人有理由相信,在报案之前,他们之间串通好了,但是却忽略了关键细节。因此,以上两位证人证言不应当被采信。

排除两位关键证人证言,本案就更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三、对本案的几点疑问。

疑问一: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如果真的被摸了,按照常理来讲,她的本能反应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家人,向家人求助,然而她却选择了找出租车,并且她的第一个电话是她叔叔打给她的,而并非是她打给家人,被害人的这一做法不符合常理。

疑问二:针对外阴红肿的问题。首先,外阴红肿可以由多种因素造成。另外,从事发到医院检查,只有不到三小时的期间,试想如果被告人真的摸她的外阴了,根据常识来判决,不可能当时就红肿,至少也会在第二天才能红肿,仅过几个小时就红肿不符合常理。另外,更不可能当时就有炎性分泌物流出。

疑问三:双方DNA均未检测出对方的生物信息。老师辛运香的证言证实孩子内向,而且其家人的证言均证实孩子外向。被害人当天的腰带、裤子等关键物证均去向不明,没有查清。办案人的情况说明是小女孩当天给烧毁了,这就更不符合常理,她自己一个人在家,无故烧自己衣服干嘛?

疑问四:事发后,被害人家人曾第一时间向被告人要过钱,因此不排除因讹钱而编造夸大事实的可能。

综上,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所认定的事实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相信二审合议庭会有更高的智慧来妥善处理此案,做出公正判决。

                                                   辩护人:刘克友

                                                  2018年9月29日